行业新闻

红海区域航行风险对航运市场的影响

红海冲突持续升级,海运航线绕行意愿增强

红海区域的航行风险显著上升,引起了航运界的广泛关注。12月15日至16日,全球知名的航运公司如马士基、赫伯罗特、MSC及达飞纷纷宣布暂停在红海海域的航线。赫伯罗特计划暂停服务至12月18日,而其他公司则暂停至进一步通知。值得注意的是,MSC已经开始让部分船只绕行好望角,而以色列的以星船运公司早已选择绕行非洲航线。这些举措无疑表明,红海区域的航行风险正在增加,这可能对全球航运贸易路线和供应链安全造成影响。

红海及苏伊士运河作为全球重要的海运通道,其安全状况对全球海运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据Clarksons的数据,全球约10%的海运交易量通过苏伊士运河。如果远东至北欧的航线改为绕行好望角,那么运距将增长约30%,即增加6500海里。巴拿马运河的持续拥堵也可能迫使更多船舶选择绕行好望角,进一步增加全球平均航运距离。根据Clarksons的数据,通过巴拿马运河的海运贸易量大约占全球的2.5%。
海运.jpg

对于集装箱运输来说,船舶绕行的影响可能更为显著。这种变化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吸收明年新交付的运力,但具体影响程度还需取决于红海区域航行的不安全程度及其持续时间。Clarksons的2022年数据显示,通过苏伊士运河的船舶中,集装箱船的占比最高,达到37%(按载重吨计算),而通过苏伊士运河的集装箱船运力占整体集装箱运输的31.7%(按TEU计算)。如果主要的集装箱船东选择绕行,这可能部分缓解2024年集装箱船新增运力带来的压力(根据Clarksons数据,预计新增运力占比为10.5%),但实际影响仍然取决于红海地区的航行风险程度及持续时间。

近期集运欧线的运价出现上涨,12月15日环比上涨11.2%,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了15.2%。这一价格上涨部分是由于年末欧线长协前船公司的价格支撑,同时也与红海地区航行风险导致的停航、绕行以及保险费用增加有关。如果未来绕行规模和持续时间增加,运价可能会进一步上涨。
地图.jpg

除了集装箱船外,散货船和油轮也是苏伊士运河的重要用户。2022年,散货船、原油轮及成品油轮分别占通过苏伊士运河运输的比例为26%、17%和10%。马士基油轮已声明,其旗下油轮在必要情况下可以选择避开红海区域,尽管尚未明确表示全部绕行。如果红海地区的航行风险进一步扩大到油轮,我们预计油轮船东可能也会选择绕行,从而增加吨海里运输需求。

在估值和建议方面,考虑到目前红海事件仍处于早期阶段,后续航线的变化将取决于红海区域航行风险的水平,因此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基于这一点,建议维持所覆盖的各标的盈利预测、评级及目标价不变。

需要注意的风险包括新增运力交付的压力、地缘政治风险的变化,以及全球经济增速的下滑。这些因素都可能对航运行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微信咨询

扫描在线下单

微信客服号

添加客服微信